Hex Mask UI Icons Arrow Down Arrow Left Arrow Right Arrow Up Brackets Calendar Checkmark Chevron Down Chevron Left Chevron Right Chevron Up Clock Close Connect Copy crown Ellipsis External URL Favorite (off) Favorite (on) Help Home Info Live Mobile Menu Mobile Overflow Paginate Dot (filled) Paginate Dot (empty) Pin Placeholder Icon Play Video Circle Play Video Plus Search Team No-Team-Logo_Fallback_003 Ticket Trophy User Input Video Video Play Icon World X Game Mode Icons Hero Icons Map Icons Platform Icons Social Icons Mobile Discord Facebook Instagram Reddit Twitch Twitter Youtube Weibo WeChat Workshop Icons WorkshopControl WorkshopShare WorkshopInfinite

由 Jeff Kaplan 和 Michael Heiberg 來為我們解說實驗模式、三傷害輸出和冰淇淋的故事

由 Jeff Kaplan 和 Michael Heiberg 來為我們解說實驗模式、三傷害輸出和冰淇淋的故事

Jeff Kaplan 和 Michael Heiberg 正在爭論哪一種冰淇淋口味更受歡迎。

「我一直都覺得巧克力是最受大眾喜歡的口味。」《鬥陣特攻》遊戲總監 Kaplan 說道。

主要遊戲設計師 Heiberg 搖搖頭說道:「就統計數據來看,香草口味才是最受歡迎的。」

「好吧,就統計數據的角度來看,確實是這樣沒錯。」Kaplan 說道。「人們對於冰淇淋的口味各有各的喜好,就好像玩家對於《鬥陣特攻》的角色類型也各有所好一樣。」

他們正在解釋自己當初構思出「三傷害輸出」(一名肉盾型、三名攻擊型、兩名輔助型角色)的過程,這是即將在《鬥陣特攻》全新的實驗模式中測試的隊伍陣容。這是一個巨大的改動,遊戲團隊自己也不確定未來會出現什麼樣的發展,但這正是實驗模式的魅力所在:所有平台的玩家都可以測試遊戲研發團隊最奇葩的想法和點子,而且直接在遊戲內就可以玩得到。 

Kaplan 和 Heiberg 為我們詳細說明了實驗模式背後的來龍去脈,並講解三傷害輸出對遊戲有著什麼樣的意義。


是什麼原因促使遊戲團隊做出實驗模式的呢?

Kaplan:我們在製作平衡性改動的時候,都得透過公開測試伺服器(PTR)來處理。在我們藉由 PTR 測試改動的同時,還得處理 Sony、Microsoft 的遊戲主機驗證程序,而且現在更多出了任天堂。平均來說,這會花上一個禮拜的時間,而且這還不包括測試或實裝,所以整體的工作相當耗時。小幅調整麥卡利手槍傷害所需要的時間,會比玩家所想像的還要來得多。

接著,基於遊戲平衡的考量,我們會希望在間隔一段時間之後,再推出下一輪的改動。這樣的特性使得我們幾乎每兩個月才能推出一次平衡性更新。

如果你問《鬥陣特攻》團隊中的設計師他們最想要擁有的前十個功能是什麼,所有人一定都會說,他們希望擁有可以立即改動遊戲內容的功能,並藉此更快速地回應玩家對於遊戲平衡性的期待。

製作這個功能的契機發生在什麼時候?

Kaplan:負責主導實驗模式這個點子的遊戲工程師有兩位。第一位是 Derek Mulder,他是想法非常創新的遊戲工程師;另一位則是 Phil Orwig,他是職位最高的網路工程師。Derek 最先提出這個想法,他覺得把 PTR 的改造版放到遊戲裡面讓所有人都能玩是一件很酷的事。 

我們大家都十分看好這個點子,因為這樣子玩家就不用另外下載公開測試伺服器,而且在玩實驗模式的時候,一樣可以升等並累積戰利品。此外,遊戲主機玩家也將首度得以參加測試。

這將會是有史以來最簡單的遊戲設計之一。以前從來都沒有這個樣子過,但是在實驗模式推出之後,只要有人想到新點子,就可以邀請大家一起來測試,看看這個創意好不好。

各位玩家第一個會測試到的內容是「三傷害輸出」,也就是由一名肉盾型、三名攻擊型、兩名輔助型角色所組成的隊伍陣容。這個點子是怎麼來的呢?

Heiberg:在遊戲推出角色類型佇列系統之後(每隊兩名肉盾型、兩名攻擊型、兩名輔助型),選擇攻擊型的玩家數量明顯高於肉盾型和輔助型。這導致攻擊型的佇列所需時間被拉長,因此我們就想,如果調整隊伍陣容中的角色類型數量比例,讓它變得更符合實際玩家數量,說不定會有不錯的成效。如果這麼做真的有用,就可以減少玩家的等待時間,讓大家玩得更盡興。因此,我們覺得有必要嘗試看看這種做法。

你們自己內部的遊戲測試結果如何?有觀察到什麼有趣的現象嗎?

Heiberg:在攻擊型角色變多、肉盾型角色變少之後,對戰的過程變得更為凶險。負責擔任肉盾型角色的玩家背負了更龐大的壓力,大家也會盡更大的努力確保肉盾不死。

Kaplan:在開放三傷害輸出之後,我們將會看到有別與以往的隊伍陣型。以前的隊伍陣容可能是,派源氏和閃光這些角色從側面攻擊,再搭配攻勢猛烈的坦克衝鋒陷陣。以前還有一種隊伍陣容是派出奪命女和半藏這兩個狙擊手,然後採取比較保守的打法。現在的話,除了兩名狙擊手之後,可能還會再出現一個負責側襲的角色。所以遊戲的玩法出現了很大的變化。現在場面變得更混亂了。熱血刺激的戰鬥也更常出現。

這使得研發團隊內部出現兩極的意見。大家對於這個點子不是非常喜歡就是相當不看好。大多數人抱持著樂觀的態度,他們覺得實驗模式有很大的潛力,應該會很好玩。 但也有些人堅決反對,他們覺得整個遊戲都變得不一樣了,肉盾型角色壓力很大,其他角色也很容易陣亡。

我們目前仍在進行測試,想看看是否有其他方法可以解決這些問題。比方說,針對角色太容易陣亡的部分:確實,肉盾型角色的數量是其中一個影響因素,但是我們也可以參考每個角色的傷害和血量,然後從這一方面著手進行調整。

你們目前有考慮進行哪些調整?

Kaplan:最大的問題在於,該如何調整攔路豬、D.Va 和札莉雅。

我們起初在設計肉盾型英雄的時候,並沒有把其中任何一名角色定義為副坦。事實上,我們原本以為隊伍裡面只會出現一名肉盾型角色。《鬥陣特攻》早期的遊戲環境是這個樣子。在角色類型佇列還沒推出之前,快速對戰可謂是一名肉盾型角色都難求。

但是在玩家已經適應 2-2-2 陣形的今日,札莉雅、D.Va 和攔路豬所擔任的角色漸漸變成了副坦。因此,在這次的實驗中,我們也同步把這三個角色調整成了主坦應有的樣子,其中攔路豬還獲得了新技能。現在,當他使用吸了再上時,他的身旁會出現氣體雲霧,不只可以減輕附近隊友所承受的傷害,還可以治療自己。

這些改動全部都會在實驗模式裡推出嗎?還是說… 什麼?我們不只更改了角色類型的數量,還大改了整個陣容?

Kaplan:有些英雄會受到全面性的調整,但是這些改動目前只侷限於三傷害輸出。如果我們之後決定保持 2-2-2 的模式,那麼這些改動就不會正式推出。

Heiberg:經過調整的攔路豬在 2-2-2 裡面一定會是個逆天的存在。

Kaplan:每一場對戰裡面都會有他的身影。

你們希望三傷害輸出能為大多數的《鬥陣特攻》玩家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

Kaplan:實驗模式是我們從來沒有嘗試過的全新領域。當我們在 PTR 裡面推出新的內容時,我們通常已經很肯定要讓那些新的內容正式推出了。但這次的做法比較像是,我們跟五千萬名摯友一起分享我們的實驗內容。

我們會密切觀察兩件事情。第一個是玩家的意見回饋和最直接的感受。這對我們來說是彌足珍貴的資訊。第二個是角色佇列所需時間的變化。我們的目標並不是要改變主流玩法,而是想要降低佇列所需的等待時間。

在三傷害輸出推出之後,未來還會有哪些改動呢?

Kaplan:在三傷害輸出推出之後,我們應該會著重在調整實驗模式的遊戲性平衡。至少在我們推出下一個版本的實驗模式之前會是如此。

你覺得比起肉盾型角色,玩家之所以會更喜歡攻擊型角色的原因是什麼?

Kaplan:原因有很多。比較直觀的一點是,攻擊型英雄的數量比較多,肉盾型角色的選擇比較少。我覺得遊戲內的獎勵機制對攻擊型角色比較優待。試想看看在擊殺敵人的過程中所獲得的暢快感受:右上角出現擊殺通知、畫面中央出現擊殺訊息、還附帶令人滿足的音效。但是在抵擋傷害,或是把隊友從瀕死邊緣救回來的時候,就沒有同等的爽感,這方面我們做得比較不足。這一點是我們的疏忽。我們需要花時間一步一步慢慢改善這個狀況。

但話雖如此,肉盾型角色還是有他們的魅力所在。火爆鋼球是遊戲裡最泛用、最有創意的英雄。如果你拿萊因哈特、席格馬或歐瑞莎來做比較,你會發現他們的玩法都沒有火爆鋼球來得豐富多元,即便他們都是擁有屏障的坦克。我覺得肉盾型是很獨特的角色,玩起來很有趣。但是我覺得願意玩坦克的玩家變得越來越好了。擔任坦克是壓力很大的一件事。你的隊友就全靠你了

你們的其中一個目標是吸引更多玩家使用肉盾型角色嗎?

Kaplan:這個目標不一定要達成。我的想法是這樣子的:想像一下我們正在一間冰淇淋店,然後眼前有三種口味的冰淇淋。它們分別是巧克力、香草和草莓,而且這三種口味都要先排隊才買得到。假設排香草口味的人比排巧克力和草莓口味的人都還要多非常多。這個時候,如果去強迫那些原本喜歡吃香草口味的人改吃草莓,我想會是個治標不治本的解決方法。 比較恰當的處理方式是,推出更多香草口味的冰淇淋! 

這個比喻真棒。

Heiberg [正在滑著手機]:根據資料指出,最受歡迎的口味,好像真的是巧克力唷。要視情況而定。

Kaplan:好吧,反正一定不是草莓就對了。肉盾型角色就是那個草莓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