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x Mask UI Icons Arrow Down Arrow Left Arrow Right Arrow Up Brackets Calendar Checkmark Chevron Down Chevron Left Chevron Right Chevron Up Clock Close Connect crown External URL Favorite (off) Favorite (on) Help Home Info Live Mobile Menu Mobile Paginate Dot (filled) Paginate Dot (empty) Pin Placeholder Icon Play Video Plus Search Team No-Team-Logo_Fallback_003 Ticket Trophy User Input Video Video Play Icon World X Hero Icons Map Icons

主旨:庫埃爾瓦特遣隊──已取回日誌

 

以下為翻譯:

收件者:F. 麥馬納威

寄件者:T. 阮

日期:2 月 21 日

 

主旨:庫埃爾瓦特遣隊──已取回日誌

 

指揮官:

關於庫埃爾瓦隊長的那支下落不明的特遣隊,我們有了新的線索。我的手下取回了庫埃爾瓦的個人日誌。最後一次記錄的日期為 8 月 27 日早上 4:30,位於和平港的蘭比飯店。內文如下。

資深分析師

徵黎阮

 

8 月 27 日早上 4:30

海地,和平港,蘭比飯店

我們在 8 月 26 日晚上 8 點時降落。托爾蒂島靜躺在運河的彼岸,與藍天相襯之下看起來像是塊黝黑的硬石。我的小隊投宿在一家飯店,我們決定明日一早前往另一頭的島嶼。我們所收到的命令是:帶回尚‧巴帝斯特‧奧古斯丁,如果失敗,就殺了他滅口。我還是抱持著可以跟他講道理的希望。沒有人可以脫離利爪組織。組織現在非常需要他。我很確定只要給他適當的壓力,就可以讓他後悔他所做的決定。

在凌晨 2 點的時候,帕卡諾斯基離開飯店去採買補給品,但是他一直沒有回來。馬澤和達博岱出發去找他,一個小時之後,有人敲了我的房門。是飯店的員工,他拿了一個寫有我名字的箱子給我。裡面是一張折起來的信,還有帕卡諾斯基、馬澤以及達博岱的徽章,看起來是從他們的夾克上硬拆下來的。

庫埃爾瓦,來找我。

我深知不能小看巴帝斯特。他是我親手訓練的、是我們之中的箇中翹楚。我從沒見過如此有準頭的醫護兵,他在面對突發狀況時的應變能力也相當難得。我們都經歷過無數場生死關頭,但是巴帝斯特的命可硬了。我可以跟你保證他有著鬼神一般的好運。

我正準備與小隊裡的剩餘成員一同出擊。巴帝斯特可能會在破曉之前離開此地。我不知道帕卡諾斯基、馬澤和達博岱是否還活著。他們三個人在巴帝斯特叛逃之前,跟他是在同一單位裡共事,考量到他們的個人能力,情況多半不樂觀。

如果一切順利,我們今晚就可以把事情處理好然後回家。希望到時候巴帝斯特可以跟我們一起,一邊玩著牌一邊喝著蘭姆酒,而不是被埋在這座小島的某個地方。

但不管結果如何,我都不會失敗。我必定會完成任務。

D. 庫埃爾瓦

 

讀取留言…

讀取留言時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