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x Mask UI Icons Arrow Down Arrow Left Arrow Right Arrow Up Brackets Calendar Checkmark Chevron Down Chevron Left Chevron Right Chevron Up Clock Close Connect Copy crown Ellipsis External URL Favorite (off) Favorite (on) Help Home Info Live Mobile Menu Mobile Overflow Paginate Dot (filled) Paginate Dot (empty) Pin Placeholder Icon Play Video Circle Play Video Plus Search Team No-Team-Logo_Fallback_003 Ticket Trophy User Input Video Video Play Icon World X Game Mode Icons Hero Icons Map Icons Platform Icons Social Icons Mobile Discord Facebook Instagram Reddit Twitch Twitter Youtube Weibo WeChat Workshop Icons WorkshopControl WorkshopShare WorkshopInfinite

捍衛者重返:聯合國證實義警活動後,激起疑問與希望

atlasWeb_hdr900.png

紐約市(亞特拉斯新聞)– 過去幾週,調查者已證實世界各地發生之幾起犯罪事件,包括昨日博物館竊盜未遂,皆與前捍衛者成員有關。

聯合國今日總算發布聲明,表示這些成員並非執行官方勤務。

聯合國聲明用詞極為簡潔,全文如下:「聯合國並未授權捍衛者執行任何行動。該組織章程依然為廢止狀態。」本名記者試圖提出質問,但得到的回應卻是敵意或是沉默以對。

這項簡短聲明與其揭露之實情有所出入:捍衛者並未停止活動。聯合國解散該組織,只是令其遁入陰影而已。

這項消息無疑將造成世人憂慮。捍衛者之所以解散,是因受到大眾強烈不滿與指責,認為其濫用職權、內部腐敗。如今捍衛者仍有成員在未受監督下活動,不免令人膽寒。

JoinOverwatch.jpg

俄國與英國等政府迅速而毫不留情地發出譴責,大眾則不然。亞特拉斯新聞今日進行的一項投票調查,表示大眾雖對捍衛者成員擅自行動的可能性感到極為憤怒,但他們對這項調查末項問題的反應,但有趣的是,幾乎有四分之三的群眾,表示他們「不確定」捍衛者重返會帶來何種改變。  

捍衛者的歷史,目前的確讓人不知作何感想。智械危機時,它是人類的救世主,而今日它卻因職能不彰而受到廢止,令人百感交集。

為了解現今事態未來可能之走向,回顧捍衛者的過往應能有所幫助。當初捍衛者是在何種急迫的狀況下而生。

智械危機

奧尼卡企業對機器人製造有革命性的突破時,世界彷彿正要進入經濟上的黃金時代。他們的巨大工廠配備自動化工程機械與能自我改良的軟體演算法,在專利保護下被稱為「智械生產中心」,並紛紛於世界各處林立。

接下來發生的事眾所皆知。各處的智械生產中心開始崩壞。第三方分析指出,智械生產中心絕無可能達到公司所承諾之成長率與產能。奧尼卡企業受到調查,並在發現詐欺證據後被迫解體,各地智械生產中心也隨之拉下大門。

OperaHouse.jpg

這也就是為何當這些關閉、廢置的智械生產中心自我甦醒,並立即對全人類展開軍事攻擊時,會令人如此驚詫的原因。

許多國家自認有能力應戰。但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即便軍備如何強大)能永久關閉一座智械生產中心。機器人的高適應力曾讓人類讚嘆,但如今卻成為戰略上的夢魘。更有甚者,智械人並未要求任何條件,它們的攻擊並無任何意識型態上的理由。它為攻擊而攻擊,而我們不了解它們的動機。


捍衛者:戰略改變

沒有一個國家能成功保衛國土。但一些士兵與戰略家顯現了過人的才智,對這種新型態的戰爭得心應手。聯合國私下號召幾位這樣子的奇人異士,成立了一支小而敏捷的團隊,以對智械人城塞進行有效打擊。成員的名字—莫里森、雷耶斯、阿瑪利、廖、威爾海姆、以及托比昂‧林霍姆—至此成為傳奇。世人稱他們為捍衛者的創始者。

AmariTank.jpg

捍衛者任務為高度機密,鎖定智械人的指揮與控制協定。他們在一連串極為危險的掃蕩任務裡,展現了自我犧牲的偉大情操與英勇行徑,將協定全數摧毀,令智械人軍隊陷入停擺。智械危機終於結束了。

在接下來的數十年,捍衛者規模不斷茁壯,將維護全球和平視為使命,而各國也相當樂見於他們的存在。不聽指令的智械人、恐怖主義、好戰的獨裁者,在這支能力高強的專精小隊前,皆短時間就被瓦解。自然災害發生時,他們英勇執行救援、並有效協助重建。捍衛者也進行研發計畫,根除傳染病、逆轉生態危害、並發展新式醫療科技。他們是希望的象徵。我這世代的成長過程中,大家就將捍衛者視為人類的典範。


衰落

捍衛者總不缺乏批評者。 即便是在它的鼎盛時期,仍有許多聲音要求嚴格限制其行動,堅稱力量如此強大的群體必須謹慎監督。關於黑色行動的流言(如執行暗殺或綁架)被視為毫無根據的輿論而未受重視。

但日子一久,這些評論變得難以忽略,而聯盟對大眾的憂慮似也置之不理。具爭議性的任務讓群眾怒火持續燃燒,最終引爆,多位具威名的捍衛者成員被迫不名譽引退。如果事件就此告一段落,許多人可能便會將這些任務上的失策,視為一個逐漸失去活力的龐大官僚機構無可避免的表徵,其領導階層必須盡快改變行政走向。但真相卻遠比此醜惡。

dsfsdfsf.png

在捍衛者解散最後幾年,一支名為「黑衛部隊」最高機密支部被公諸於世。暗殺、威嚇、綁架、刑求、以及其它更為可怕的任務,據傳皆與此支部有關。各國政府呼籲聯合國停止如此對「各國主權連番而嚴重的侵犯」行動。就在大眾對聯盟不信任程度日益加劇時,一場可怕爆炸夷平了捍衛者的瑞士總部。聯合國宣稱這是場意外,但今日我們知道這其實是一場戰鬥:捍衛者指揮官傑克‧莫里森與黑衛部隊指揮官加布里爾‧雷耶斯發生激烈衝突。兩位前指揮官親手毀掉了自己所創建的基業,也敲響了捍衛者的喪鐘。

這項事件發生後,捍衛者再也無法對外界隱瞞內部資訊。隱密行動完全曝光。就連過去組織內最熱烈的擁護者,也不得不接受事實,要求捍衛者解散。

聯合國別無他法,只能廢止捍衛者。當時幾乎無人質疑這項決定的正確性。那是世界最為承平祥和之時—對許多人而言,全球穩定與成長的最大威脅,即是捍衛者本身。它的時代已過去了。


今日

捍衛者消失的這幾年,世界開始轉變。促進智械人公民權利與公民身份取得的運動開始茁壯。全球經濟復甦。好消息一個接著一個發生。

但就如捍衛者一樣,這些好消息暗藏伏流。人類與智械人之間情勢前所未有的緊張,特別是在智械精神領袖泰哈薩‧蒙達塔受到暗殺後。戰爭或許無可避免。各地政治領袖指控若干企業派遣秘密專員「勸服」政府官員,接受對其有利之合約,或雇請傭兵提供更為一勞永逸的解決方案。秘密組織肆無忌憚,常有民眾因其行動無辜慘死。

這會是這些前任捍衛者成員,從陰影中再度現身的原因嗎?他們是否已不想再袖手旁觀?

世界是否已沉淪若此,他們認為其他人皆無法提供協助?

世人會需要他們回來嗎?應該要他們回來嗎?

SurveillanceImage.jpg

昨日博物館竊盜未遂事件的監視器畫面,立刻引起世界注目。兩位前捍衛者成員奮勇對抗兩名具可怕身手的傭兵,並且讓竊賊未得逞,所幸無人傷亡。竊賊在館內大肆破壞的影像已引發大量討論,但我卻對影像中另外一處產生興趣。

當時有兩名年輕男孩身陷戰火(他們臨危不亂,真該有人頒發獎章給這兩名男孩)。攻擊結束後,他們曾與莉娜‧奧斯頓,也就是大眾所稱「閃光」的前捍衛者成員短暫交談。我們無法從監視器畫面得知交談內容,但卻能看出那名年長男孩的臉色表情。

希望。

談到捍衛者,我這世代的人對這種感受太為熟悉了。對我們來說,捍衛者就是希望的化身,而它的墮落腐敗也無疑是種背叛。我們實事求是:如果令捍衛者分崩離析的黑暗勢力,以我行我素的義警型態借屍還魂,世界必須堅定地進行相關處置。

但我對此事仍持保留態度的原因是,捍衛者世代如今皆已長成。我們曾相信希望。而這股信念仍在我們心中。有些人已選擇為了這股信念採取行動,而有極為亮眼的表現。

3_thumb.jpg

想想近年來世界各地的新聞。一名中國籍的環保人士,不畏懼冒險,運用自己的發明從即將塌陷的冰河裡,拯救了一群瀕臨絕種的極地野生動物。一位巴西的音樂家,揭發並阻止企業對當地土地之濫用,成為平民百姓的英雄。一位原是職業電競選手的機甲戰鬥員,因為她的英勇行徑,在韓國大受成為當紅明星。

這些人正好都是捍衛者過去會想招募的類型。看看網路,他們就是現代孩童眼中的英雄。如果不是捍衛者,他們可會受到激勵、會有如此超群的表現嗎?

未來沒人知曉。證據顯示,並不是所有殘存的捍衛者成員都將天賦用於善舉。但檢驗昨天的博物館事件。我們在監視器畫面中看到的,是哪一種捍衛者成員?鬼祟、腐敗的刺客?或是兩名奉行捍衛者初始理想的成員?

更重要的是,我們應該思考:因為舊世代的英雄讓我們失望,我們就應該畏懼新世代的英雄嗎?

我並不認同。 

讀取留言…

讀取留言時發生錯誤。